众人皆静我独喧闹

大家好这里乾楼☆〜(ゝ。∂)久违蹭上校园网,耶!基本上就想写脑洞就写,不想写了就画。很懒、更新很慢。priest大大永远是白月光,喜好见作品列表,欢迎勾搭(●°u°●)​ 」

这两天摸了好多鱼

歪着拍,叠个滤镜,勉强能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儿童画……

穷人想攒点饭钱,各位父老乡亲们瞧一瞧看一看,蓝手红心各抽一个头像

《坏道》24h联合产粮活动

我哭了,坏道拥有姓名了15551

夜尽天明一人渡我.:

人生需要为了吃粮而奋斗!!!!


·占tag致歉
·是一发正经的宣传[bu]


随着lofter上越来越多的产粮活动的出现,国庆就开始策划但一直没有正式声明《坏道》活动的我感到十分的恐慌,现在仓促发一个宣传。


爱生活,爱《坏道》🎉


心上白月光需要产粮,冷坑女孩需要吃粮!
所以——坏道的春天终于来了!


[高亮划重点!!!]有意向的神仙快来私戳我!!不产粮也不要紧dei!
小可爱们动动手指关注一下也阔以鸭!!!十分感谢你们的支持!!
暂定明年农历正月初八【2月12日】开启活动,指路tag“坏道24h产粮”,欢迎大家过来看鸭!!提前祝大家到时候食用愉快!


报名须知:报名截止于11月中旬,目前已经有太太提前来了所以人数有限,以下是一些须知:


画:可cp向,单人,全员。画风不限,审核什么的不严!指绘,板绘,手绘不限。


写:坏道同人,日常拆逆死。不限文体不限文风不限cp。


字:内容关于坏道,字体不限。图的画红橙绿蓝黄都行,背景素材自己来。文素可自选或找我要。不限板写手写,字迹潦草抱歉。


章或手工:关于坏道就行,手办橡皮章滴胶火漆等等等等不限,稍微精致一点,将成品拍照然后传给负责人


对于以上有不解或者意见者私信策划(我)👌
目前画手文手居多,章手字手可优先。《坏道》虽然是冷坑,阵势可能有点小,但是我们注重质量!!来的都是神仙太太天使,希望大家踊跃参加!


lof不方便联系的阔以加我QQ:923885976。
记得备注来意w感谢。

polarr救我狗命。

终于搞完了,这里是(上),cp应该是Edgar x Gereon的样子,剩下百度云https://pan.baidu.com/s/1H9oVhe4LFJ5Mr7dGyv8EcA

提取码:ivar

甚至想在cp23随手成本价买本,d2去的老铁cpp加个心愿单http://www.allcpp.cn/d/153219.do

Lost and Found

注意:
·是寻临呀
·场景设置可能有点乱来
·我尽量控制自己不ooc
·标题我乱来的,虽然这个小短篇和中秋没什么关系,但还是祝大家中秋快乐
ok?
--

    一般来说,下课铃一打,窦寻就会从角落里的座位起身,不管是去找个厕所抽烟,还是寻个清净地儿继续听音乐,总之都是一秒也不耽搁地离开教室,离开这个周围都是白痴的鬼地方。而教室里的其他人,没敢这么我行我素,老师拖堂只能乖乖等着,什么一秒溜号都是梦里才有的画面。
    不过上午最后一节课除外。
    上完这节课,走读生能暂时回家歇口气,住读生能飞速跑食堂,多少人盼着下课。所以一上课就有人掐着手表,揣着空荡荡的肠胃和九霄云外的思绪,等待悠扬的铃声响起。
    下课铃一响,高三的随堂卷还没做完,只能苦哈哈地继续想从最后一大题捞点分,而楼下的猴子们都已经奋起,无论台上的老师说到哪,说的是重点,还是在唠嗑,通通无法挽留学生们像潮水一般涌出教室。
    这时候窦寻倒反而是磨磨蹭蹭,一般不到教室只剩他一个人,他是不会离开的。
    但今天七里香要留人下来开“高级研讨会”,其实就是补差班,七里香往台上一站,唠唠叨叨地念着下面的无关人员赶紧离开教室,窦寻实在是受不了她聒噪的声音,只能是背上空空如也的书包,随着大流往外走。
    结果,刚出教学楼大门,他就看见自己的前桌——徐西临,和几个同班同学大摇大摆地走在人群里。该说是对不对味的人会有特殊的记忆吗?反正窦寻仅凭着一个后脑勺就认出了这是他讨厌的那个家伙。窦寻看着那个发茬根根分明,四周还围绕着笑声的脑袋,心里也没觉得怎么样,甚至有点嗤之以鼻——这都什么垃圾玩意。
    当他在心里冷静地鄙视完了,再抬头往不远处看去,已经看不见刚才那个咄咄逼人的背影了。失落?怎么可能,不见了才好,眼不见为净。
    后来,窦寻却一直在追着这个背影,从十六岁开始,一直都在笨拙地迈出一步又一步,讨好、迁就、妥协,这些他打自出生以来从没接触过的词语,因为一个人,他学着去实践。浑身的刺无处收,他咬着牙把扎到徐西临地刺一根一根拔去。时光流逝,天才少年成了卖药郎。
--
    徐西临其实偷偷去过窦寻公司。
    虽然过去对“恋爱自由”这个概念的解读确实有局限性,但时代变得也变得太快太突然了,“同性恋”这个词难以启齿了这么多年,一下就成了热门,成了政治正确,甚至被鼓吹成“真爱”的象征,那过往里那些人的纠结、彷徨、无可奈何都是白费了吗?都只能怨生不逢时吗?
    徐西临那天原本是去和校内超市的供货商协调,看能不能从其他质量更好、价格更优惠的批发商手里拿货。如果是个随便街边拉来的水果贩,说不定会被徐西临这一套一套的唬住,可对方只是个专注于捞学校油水的老油条,油盐不进,反驳起来有理有据。谈判无果。
    徐西临最近这何止祸不单行,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顺心事,垂头丧气地吃完午饭,抬眼看到熟悉的大楼,玻璃落地窗后尽是西装革履。徐西临打算去看看,要不要告诉他呢?
    徐西临打开通讯录,稍往下翻一点就能看到他想播出的那串数字,手悬在绿色的按钮上,终究是没有落下。
    他佯装进楼谈生意的样子,从一楼前台捞到一张吊在脖子上的“通行证”,跟着午休快要结束的各位精英上了电梯,没多久有下来了。
    眼前是窗明几净,毕竟是从事医药相关的行业,至少门面上还是要弄干净的,龌龊,不是保洁阿姨不尽责,是谁的问题大家心里都有数,只是有数不代表他们会改,毕竟这是企业文化的主要组成。
    这里没人会把聪明当回事,顶多是随便搪塞个“你好厉害”就没有下文了,形单影只就会被当做怪人,被人在背后嚼舌根,当面笑嘻嘻地用讥讽的语调调笑说是某某学校的小朋友。由此,一个人行动就永远只可能是一个人了。
    徐西临小心翼翼地进了门,拐过弯就看到一张明显是窦寻的桌子。桌上的资料一摞一摞地整齐拜访,不同颜色的标签纸分门别类,就连散在外面的小纸条也被服服帖帖地收在方正的收纳盒里。
    徐西临换个方向,打算借着对面刚开完会的人流遮住自己,刚走两步,就看到窦寻正趴着桌上,眼睛紧闭,眉头紧缩。
    是噩梦?是桌子硌人吗?是……因为我吗?
    他,因为我,活得太累了。
    还要继续这么拖下去吗?以后怎么办?
    我供他留学去吧,他那倔脾气肯定不肯的,不过凭他本事肯定能拿到奖学金不是?
    人潮退去,徐西临已经走到窦寻的桌旁。他四下看看,用右手食指在窦寻的鼻尖处悄悄点了一下。
    再加把油吧,总是有办法的。
    后来办法没想出来,只能算了吧。
--
    去超市吧。
    夏天的尾巴,续上一口甜得发腻的冰红茶,养上膘,然后愉快欢迎香山的红叶并不咋地好看,但街上处处金黄银杏纷飞的秋日。
   今天周日,超市里人头攒动,有一家三口出来给小朋友买文具的,有同班同学买完笔去门口KFC补作业的,还有好多好多的小情侣。
    窦寻和徐西临,怎么想都属于第三类的小情侣。不过,人家刚开始热恋的那一对一对,恨不得是时时刻刻黏在对方身上,也恨不得方圆五百米的无辜路人都被迫接受他们的粉红泡泡。但十年过去了,挣扎、后悔、绝望,都已经翻过篇去,但痕迹是不会轻易从心底消失,如履薄冰是不可避免的。可小心翼翼也不见得就是坏事,凭什么对外就能客客气气,然后把攒下来的气全撒在自家人身上?明明他们才是最长久陪伴在身旁的人,所谓的真性情,其实伤人。
    今天是时隔一个月的大采购,徐西临往购物车的链子上塞了一个硬币,然后牵出末尾这辆推车,慢悠悠地朝着“牛奶买一送一”的里头走去。窦寻知道对方想法变了,但还是没有去拉住徐西临的手。他会不情愿的吧,窦寻想,还是跟着时代的步伐慢慢来吧。
    一进去,一边是生鲜水果,一边是零食饮料,民以食为天,因此这块地方永远是摩肩接踵。窦寻紧紧盯着那个自己记了这么多年的后脑勺,躲开大妈,绕开小朋友,跟着电梯下行,先去买抽纸。
    抽纸、洗发水、牙刷牙膏,毛巾也该换了,稿纸和笔又在特价,秋衣秋裤也悄然上架了,卖得死贵。终于把日用品都放在推车里之后,他们又上楼去了。
    手扶梯缓缓上行,周边被琳琅满目的特价商品包围着,但窦寻对那些东西毫无兴趣,只是盯着徐西临的后脑勺。
    徐西临在饮料柜台前端详片刻,转过头去问窦寻:“要不买冰绿茶吧,这玩意能比那腻死人的冰红茶好一点。”
    窦寻摇摇头。
    徐西临抄起一箱冰红茶,放在推车的下层隔板上,“在这方面,你还是这么倔啊。”
    窦寻没有回答,只是继续默默地跟着徐西临往下一个目的地——烘焙柜台走。
    路过进口食品,迎面突然来了一群老太太带熊孩子的人潮,小孩子横冲直撞,老太太颤颤巍巍地拉着小推车,拼了老命跟在孩子们的后头,一瞬间就让窦寻感到头晕目眩,忍耐许久,终于破了功,他下意识地抓住徐西临的手。
    出乎他意外,也出乎徐西临意外的是,他俩楞在原地的那几十秒时间里,周围的其他人,还是该干嘛干嘛,老太太依然跟着孙子跑,售货员还在兜销保健品,女高中生嘻嘻哈哈地边聊八卦边挑零食。
    谁也没有停下来围观,没有指指点点,没有恶语相向。
    “拉着吧,又不会少块肉。”徐西临的嘴角微微上提,宛若一钩弯月。
-end
作者有话说:
搞笑作者这次全程正经,我的沙雕之魂蠢蠢欲动,所以想搞个沙雕小剧场,虽然可能不太沙雕——
话说回到家后,窦寻拿出蔬菜肉类,打算开始做晚饭,就听见厨房外一人一鹦鹉开始了黄河大合唱,风在吼,马在啸,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唱来唱去就这一句。窦寻终于忍无可忍,决定现在立刻马上做点让徐西临没有精力继续放声走调的事情。
结果就是,煮着玉米小排汤的锅子在咆哮,鹦鹉学会了先尖叫,然后上气不接下气地喘上几下,接着大喊“旁友侬帮帮忙!”
——
就这样吧,感觉这是最近一年多来,我写过的自己最爽的一篇小文章,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w

旧人新景

先默默地扔个cpp地址,有事没事cp见w
这个

注意:
·cp阿布波,设定沿袭当年历史课的设定,总之双方都是高中地理老师
·大写的ooc
·这篇可以当成是本篇的开头还躺在我的备忘录里,番外已经搞出来了,至于本篇到底能不能开连载,那要看我开学之后课表虐不虐了
·我开心就好
ok?
    在大学生垂死梦中惊坐起地思考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开学的时候,各大幼小中学校开学了,远近的住校人士又拖着大包小包,跟农民工兄弟一起进城入住宿舍了。
    本以为迎接自己的还是历时二十年还没有再装修的老旧铁床和随时会掉下来的外墙瓷砖,结果,要命了,这是什么艾利斯顿的贵族气质,这外墙,这绿化,这教室里豪华的空调……学生们兴高采烈地卷铺盖进门,殊不知他们的手机已经朝不保夕,违纪单就要出现,只有以前长得高高大大的白玉兰停滞不前,因为它们俩被移栽到大家不知道的地方去了。
    而这一切其实跟教职员工关系不大,因为老师办公室主要还窝在行政楼,而行政楼还是原来的颜色,还是原来的瓷砖,跟远处的钟楼,稍近的烤肉架大喷泉遥相呼应。跑步机上,还有各位健将或走或跑或wry的矫健身姿;走廊里,还站着一群夹道欢迎老师们的背课文人士;办公室里,有人走了,也有人回来了。
    波鲁拿雷夫隔着铁栅栏,看看行政楼外墙上的金色校名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斑驳的印记,心里没啥想法,就是感觉自己现在这个处境有点尴尬,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有进不了门的一天。
    新校长上任一年,烧了三把火,一是把整个学校里里外外修了一遍,二是在教学区屏蔽了信号,收掉了手机,三是让老师们持证上岗,跟学生一样吊个狗牌来学校,没带的,只能等学校里面的亲朋好友来救命了。
    波鲁拿雷夫倒不是存心不带的,这家伙看着吊儿郎当,其实还挺靠谱的,至少每天保命的交通卡和手机是不敢不带在身上的。他的狗牌还没发下来,跟门口保安大爷解释过了,但大爷就跟只认校服不认文化衫一样死板,坚决不放波鲁拿雷夫进门。波鲁拿雷夫别无选择,只能打开手机,翻开通讯录。
    花京院不行,他早上第一节有课;承太郎,这家伙八百年感一次冒,算了算了;仗助,鬼知道这家伙在哪里鬼混……那就……波鲁拿雷夫,自大学时代开始,第1507次拨打阿布德尔的手机,还是同一个号码,没换过。
    电话过去永远30秒内接通的阿布德尔这次也没有让人失望,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周围一群人都在起哄,听上去是“J老师,J老师”的样子,但平时学生说的J老师不是荷莉老师吗?
    荷莉老师姓空条,条的音发Jo,虽然是个化学老师,却因为是混血的关系,上课总会无意识蹦出来几句英文,最常用的句式是good job,夸人不太用,冷静地爆发时经常用,然后Jo这个音荷莉老师有特殊的发音方式,令学生们印象深刻,所以后来大家都叫她J老师了。
    至于承太郎和荷莉为什么一个姓氏,那就是个巧合,可能五百年前是一家吧。
    波鲁拿雷夫还没搞明白这跟荷莉有什么关系,阿布德尔的声音就从手机听筒里传过来了:“你是不是又撞车了,要我帮你交罚单?”
    后面是哄堂大笑,波鲁拿雷夫咬牙,这家伙,又在莫名其妙的时候开玩笑了,这边可是十万火急啊,他淡然地回了一句:“我的车今天在车库里带着,机油喝嘛嘛香,我在校门口,进不来的原因你知道的,快点过来!”
    对方含含糊糊地应下,随后电话就断了。波鲁拿雷夫感觉自己也是尽人事了,接下来只能听天命。
    其实也就等了五分钟,但这五分钟,倒是让波鲁拿雷夫想起很多事。
    首先他想起来,那时候花京院还是个毕业生,暑假最后两天老师回学校准备上班,波鲁拿雷夫远远看见一个粉红色头发的小伙子往当时刚刚修好的操场边上的一个灌木丛缺口里钻,毕竟这发色很少见,波鲁拿雷夫觉得应该就是当年那个看上去挺乖的小朋友,一脸懵逼地往校门口走,就看到花京院被大门口的保安大爷逮到,一个劲地又逃出大门外。波鲁拿雷夫在擦肩而过之时,低声说了一句,“是大小潮啊。”
    后来他又想起来,大三实习在偏远郊区,从学校过去三个小时地铁,那一个月里,他和阿布德尔每天五点半从学校铁门翻出去,早饭就只能在进闸机之前随口塞点面包。一开始保安叔叔还骂骂咧咧,说这有损校风,后来索性懒得管了,甚至有一天他老婆来替他的时候还关照几个小伙子小心点,给人家姑娘搭把手。
    这两个画面都是十年如一日的栩栩如生,反正自己每次想起来都能被逗乐,正傻笑的时候,阿布德尔已经站在面前,铁栅栏也拉开了。
    “学校那张卡到底什么时候发?我门进不了,饭吃不上,下一步是不是要担心工资了?”波鲁拿雷夫还保持着原来傻呵呵的笑容。
    “喏,”阿布德尔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片,上面的照片拍得倒很正经,“工资不用担心,原先资料都在,新学年听说要涨工资的。”
    “唉,不就是从超低价劳动力变成低价劳动力吗?没多大区别……”波鲁拿雷夫话说到一半,被阿布德尔拉进学校,身后的铁栅栏立马关上。
    “新学年还是第一次堂堂正正进来吧,欢迎回来,我的老朋友。”
    “既然欢迎我回来,那就请我吃饭啊,要求不高,二楼的麻辣烫就行。”
    “朋友你帮帮忙,这么热的天,麻辣烫还没回来呢!”
    “没事我记着,在你请我吃之前,我一直会记着的,”这时,波鲁拿雷夫仿佛想起了什么,“我早上那第一节课怎么办?”
    阿布德尔回过头来说:“我替你上了半节,然后你打电话来了,然后我就只能找东方替下半节,没事。”
    然而此时在高二(5)班坐着的各位同学感觉不太好,这老师上课带着大家玩狼人杀,答对问题的狼人才能杀人,画对洋流方向的预言家才能看未来,平民什么都不能干还要回答问题,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end
作者有话说:
我就解释一下j老师这个梗,荷莉我已经在文里解释过了,波波的全名叫让·皮埃尔·波鲁拿雷夫,也是j开头,所以……
毕竟历史课是我第一个连载,我对这个设定是相当有感情的,承花已经he了,阿布波的大纲已经在小本本里躺了一年,开头也写好很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敢再开一个连载,目标反正就是不要跟历史课一个风格,不想再全篇第一人称。我一个两年没碰过地理的人真的不太敢写,虽然扯到时不时闪现的承花要讲历史课我还能扯一波英美文学史。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高亮】【关于cp23的无料声明】我查完成本回来了,我半年的零花钱即将凉凉,然后可能镜子和冰箱贴我打算挪到24.5了。
个人原则是现场交换=线上交换>现场领取>线上领取。
为什么是这个顺序呢?首先我是一个喜欢双向箭头的人,比较喜欢同好互换这种形式,很快乐。
如果没有技能点,解决方法有:
1.当主催,勇敢地去敲喜欢的太太要授权做无料,然后你就能来快乐py了
2.自己提高技能点
3.带资赞助我……不对,给皮皮疯狂投雷,千r投雷大佬我也是愿意给您跪下的。(没有钱的小朋友不要瞎来啊)
然后吧,根据我以往的经历,现场领取的朋友还有时候给我repo啥的,线上,基本没怎么收到过,没错我就这么玻璃心(摊手)
——是的,我又回来改领取条件了

【直接领取条件】晋江订阅(包括所有我涵盖的作品),然后领一样原文摘抄200(范围内都行)并附理由50

【无料具体形式】
1.镇魂微博番外英译小薄本
2.一个全是彩图的皮皮多个作品联动的折页(具体是啥玩意暂时保密)
3.最后的守卫手机支架
4.烫银贴纸贴的牛皮纸明信片(原作也是守卫)
4.杀破狼中秋番外英翻
每一种的数量直接领取份数都是5左右

所以……想直接领取还邮寄的朋友,我可能要咕咕咕了,我觉得全都被我py掉的可能性比较大(摊手)
——(以下原文)
占tag来问问大家,cp23也不远了,有没有人想要游医,终极蓝印,最后的守卫,坏道,逆旅来归,天涯客,七爷的无料呀?形式应该有小镜子/手机支架/冰箱贴(不一定场取,邮寄也可以,量肯定不多,毕竟我穷)除了守卫剩下的应该都是联动。如果真的有人要我再找印厂吧,图我应该还是会涂的!
想要的别客气,给我评论啊!